欢迎光临陕西国企网官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投稿邮箱:gqw333@163.com | 

联系我们:029-87823130

当前位置:首页 > 消费维权
深圳东方财智资本用玩资本的套路玩企业 : 陕西府谷金骊公司的三千万货款被吸食
2021-08-18 10:00:35 本文来源:

国企网西安讯:对产品质量无异议,对供货单位满意,然而当货款累积到3700万元时,方知对方“金蝉脱壳”,设备等已被其他单位诉讼保全。内蒙古港原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原化工)堪称现实版的“贾跃亭”。

深圳东方财智资本用玩资本的套路玩企业 : 陕西府谷金骊公司的三千万货款被吸食
2015 年4月26日,地处陕西最北面能源大县——府谷县的金骊煤电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骊公司)和港原化工签订了兰碳供货合同,双方约定:由金骊公司按月给港原化工供应兰炭,港原化工自己运输,双方对兰炭的质量标准,包装及付款方式作了具体约定,港原化工对金骊公司的产品质量也未曾提出过异议。
 
开始合同执行的较为顺利,金骊公司按时供货,港原化工按月支付。但随着时间的延长,双方业务的频繁,港原化工开始拖欠部分货款,日积月累,到2018年冬季已拖欠货款达3778万元。
 
账我认,但钱没有

3700万元的货款收不回,给金骊公司的经营造成了难以为继的困难。
 
为此,金骊公司派出专人和港原化工交涉,一无所获。万般无奈之际,向内蒙古乌兰察布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乌兰中院)提起诉讼,并缴纳了高达三十万元的诉讼费用。
 
港原化工自知理亏,同意调解,并于2020年8月17日在乌兰中院的主持下,签字同意在2020年11月17日前支付金骊公司货款1259.4万元;2021年3月17日前支付1259.4万元;2021年8月17日前支付1259.4万元。调解书中明确规定,如港原化工如期未履行,法院将强制执行。
 
然而时至今日,港原化工分文未付。
 
像这样套欠货款类似于金骊公司这样的有64家,1.49亿元。
 
法院执行:女已嫁给了别人
 
2020年法院进入执行程序。同年12月4日,乌兰中院下达了(2020)内09执49号执行裁定书。
 
然而,仅仅5天后,乌兰中院便以被告无财产执行而中止执行。
 
执行法官给出的理由是,港原化工的财产已被其他公司诉讼保全,没有可供执行的资产。
 
原来,港原化工将自己的财产抵押给了其它公司,还有别的法院先前也进行了诉讼保全。
 
金骊公司负责人杜先生称:港原化工和银原化工虽然一字之差,但幕后都是冯彪在操纵。港原化工和银原化工是连带交易,委托加工合同。这样,港原化工的利润就流入到银原化工的腰包,我们的欠款永远要不回。
 
港原化工与银原化工是不是一家,2021年7月5日在港原化工二楼会议室,乌兰察布市右后旗政府领导在协调会议上明确讲:港原化工和银原化工背后股东都是东方资本公司,他们应该还款。港原也当面回应会尽快还款。
 
冯彪是玩企业的“贾跃亭”
 
中国工商企业网库的信息显示,港原化工的控股股东是在深圳注册的“东方财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7000万元,实际控股人为冯彪。
 
和贾跃亭不同的是,贾跃亭玩的是影视业,而冯彪玩的是企业。
 
据江苏泽执律师事务所调查,港原化工已涉诉讼案件有280件之多,金额高达7600余万元。而最大的债权人即为金骊公司。
 
金骊化工公司的吴先生声称,他们了解到,港原化工涉及欠款有300多家,真实债务和虚假债务18亿多元。
 
据天眼查显示,港原化工控股股东为深圳东方财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这个公司的大股东为冯彪,自身风险达89条之多,被多次预警,被法院多次列为被执行人。
 
港原化工的套路是,以实体厂作为诱饵,让供货方不断供货,当欠款累积到一定数额时便终止付款,让其形成呆账。
 
为了应对法院执行,港原化工又成立银原化工,来往资金进入银原化工,造成法院执行难。
 
据当事人称,冯彪涉及20多家关联企业,关联风险有160条之多。特别是由其控股的深圳市财智老虎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被法院多次列为被执行人,有财务造假的劣迹。
 
金骊公司吴先生说,现在的港原化工生产形势很好,效益好,但来往资金全部进入银原化工,而银原化工实际上仍为冯彪所控制,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逃避债务。
 
西安明镜律师事务所的石律师认为,如果银原化工和港原化工背后控制人都是冯彪,这就是一种典型的恶意逃避债务的行为,应受到法律的严惩,法院依法调查,也可交予公安机关进行侦查。
 
当事人也曾于8月3日致函乌兰中院,截止发稿时仍未得到回复。该院负责执行的张法官表示,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不接受采访,之后便挂断了电话。虽多次拨打该院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贾跃亭成立了个乐视公司,套了一帮影视明星,人称“贾妖亭”,冯彪成立了个港原化工,套了许多实体企业,被套企业艰难度日。贾跃亭一跑了事,冯彪会怎么办,人们拭目以待。
 

相关阅读